翔宇學習專欄-學歷、學力、能力

學歷、學力、能力

文字記者:清志

什麼時候開始,補習班成為了台灣學生的「必修課」,學校教育已經不足以應付教育需求 ?
什麼時候開始,學生習慣背知識,勝於運用知識,漸漸缺乏思考的習慣 ?
什麼時候開始,學生不再以學習作為自己的責任,而是為了讀書而讀書 ?
這些學生迷失了方向,失去了野心、信心、對學習的興趣,最後成為一個只求安全、小確幸的新鮮人。

Max Chou 一個 15 歲的國中生,8 歲時便獨自完成了一個網頁、國中時期便用 PHP 完成「聊天室」及「帳戶認證」功能、隨後跟隨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實習、並獲得兩間美國矽谷公司的 Offer。在教育體系中,Max 確實是一個不稱職的學生,把所有時間都貢獻在課業外,然而以一個人才而言呢?相信我們都有明確的答案。

這個社會、世界到底需要的是那一種人才呢?
是這些學生不稱職還是制度早就跟不上現實變化呢?

一切都是從學習程式開始direction-1033278_1280

「第一次接觸程式是因為妹妹出生,我想要做一個網頁給她!」Max 抱著一個單純的理由,於小學三年級第一次接觸程式語言,很快便對程式深深的著迷。程式語言是不受年齡所限制的,只要具備著解決問題的能力及動機,就一定可以做得到。「找到自己想做的,遠比學業成績來得重要」 Max 說。他在短短四年間便成為技術雄厚的開發者,不只受邀到葉丙成教授的公司實習,更獲得到矽谷交流學習的機會。我們終有一天會以興趣做為我們的終生職業,能夠及早發現及準備是對孩子的發展更正確的決定。

矽谷的這一趟旅程,讓我成長,也看清我們(台灣學生)的不足

「我還沒出境就碰到第一個困難了。」Max 笑著說,回憶著一個月前的矽谷之旅。Max 提到當時因為自己年紀才15歲,又單獨入境,海關問了他非常多的問題,不只懷疑他的旅遊動機,也懷疑他是否有長居美國的打算,甚至還一度被帶進辦公室質問。「我覺得有問題就是要去解決,怎麼能讓自己白走一趟,所以我不放棄,最後終於說服對方,取得三個月的簽證。」除了遇到海關的阻礙,英文也是讓 Max 很頭痛的問題。「我一開始很難理解對方的話,經常都要請朋友幫忙翻譯,後來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了。」Max 深知自己愈早解決問題,才可以獲得愈多收獲,所以不只決定不再依賴別人幫忙翻譯,更主動找當地人聊天學習,很快英文溝通對他來講已經是輕鬆的事情了。

碰到問題,就要盡快解決,才可以為自己帶來最大的收獲。」Max 一直堅持著這樣的信念,也是為什麼他可以成長的這麼快,比同齡的同學甚至是大學生還要成熟的原因。「Problem Solving」,「Thinking」是很多台灣學生都缺乏的能力,他們習慣或依賴他人給答案,卻不再自己思考,殊不知學習真正寶貴的地方是解決問題的過程,或許這是我們太習慣或依賴背誦所謂的「標準答案」,跟從教育體系下所謂的「應該」而促成的。

Max 感嘆的說 :「我曾經認識一個非常厲害的朋友,他本來可以有自己更喜歡更理想的發展,但他決定想要留在『正常』的教育體系,我不禁在想『正常』到底是怎麼定義的?台灣人太不敢冒險了,才會把習慣當成正常。」

Max 接著分享了一件他在美國的故事,「那天我帶了棉花糖準備要參加燒烤Party,但因為下雨的關係,最後只能用火爐來烤棉花糖。突然,有兩個 5 歲的孩子跑來問我可不可以也試試看,當下第一個想法也是擔心他們會有危險,於是我詢問他們的父母,得到的回應讓我印象深刻,他們說『為何不可,就讓他們去試試看啊!』我想如果把今天的情景換成是台灣父母呢?想必因為有危險的可能性,一定不會同意的吧。」

Max 從這件事情中真實的體會到台灣與國外教育的差距,「如果因為『可能性』而不讓孩子去嘗試,甚至是去犯錯,他永遠都不會學會。那兩個五歲的小朋友現在連爆米花機都會操作了。」或許比起父母的保護,孩子更需要的是父母的信任,信任他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都可以面對失敗,最後突破成長。

從發現問題到解決問題,這是我對台灣教育的抱負

Max 自始至終從未放棄過「解決問題」的信念,正因為從自身的經驗中發現台灣教育體系的不足,他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去創造改變。「台灣好的人才很多,大部分卻因為台灣的制度有些不盡完善的地方而選擇到海外打拼,當這些人才在海外有了成就後,願意再回台貢獻的是少之又少。」Max 對於台灣這種狀況感到很可惜,因此他單純抱著一個「愛台灣」的心,拒絕了矽谷兩間公司的工作機會,把自己的能力貢獻給台灣教育。

要從根本提升台灣學生的實力,首要解決的就是家長和學生心態的問題,Max 說「對於改變家長的想法,我現在能做的還是很有限,因為家長容易以自身的經驗來決定孩子的人生,當然他們的本意都是好的。我決定以影響學生為最主要的做法,我會在今年 7 月初辦一個給國高中生的 Summer Camp。」為了讓更多學生意識到找尋自己興趣的重要性,而非為別人的安排而學習,Max 舉辦了一場互助交流式的程式課程,由具備程式經驗的學員帶領經驗較淺的學員,最後還安排小型的黑客松及創業演講。「不能為做而做,而是為了教育而做!」Max 指出這是整個 Summer Camp 的核心價值,希望可以一步一步影響現在的國高中生。

這份理念就是我不斷精進自己技術的動力

除了透過上述的行動來影響台灣的教育,Max 的另一個方式就是透過自己來創造實際案例。「特別在台灣,資訊業比較容易受關注,如果我可以透過增強自己的實力來獲取能見度,自然我的理念和建議才會被大眾注意。」這條路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但從 Max 的眼神中閃爍著深深的決心。

Max 的信念獲得愈來愈多人的認同,現在學校允許他上課可以用電腦寫程式。而即將升上高中的他,並不打算就讀建中等首屈一指的高中,而是選擇可以規劃自己學習課綱的高職。Max 的故事為台灣的教育開拓出了一個全新的分支,一條教育體系外成功的道路。

本文轉載科技橘報:“原文標題:一位國中生用行動告訴你:學歷不能證明什麼,能力才是證明自己的關鍵”,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學歷代表什麼?學力代表什麼?能力代表什麼?

        看完上面的文章,不曉得你有甚麼樣的感觸,小編在教育界10年時間了,跟無數的學生分享當年求學經歷,現在的學生對於當年大考的制度總像在聽故事,好像那是一個離他們非常非常遙遠的故事。當年選系不選校,放棄國立大學進了一個當年大家羨慕的私校而這所私校有個“我有興趣唸”“且未來發展人人稱羨”的科系。只因為當時的我有信念,我可以放棄好看的學歷,去念一個我有興趣的私校,未來我相信我自己有能力可以發光發熱。

        後來,我還是走了一條很艱辛的求職路,我學了一身技藝,在求職過程中,為了第一份工作投了無數的履歷,面試了9家公司,才屈就於現實,進到某家全台灣最大的科技教育機構的最基層,我當時的地位就只比打掃的大姐高一點點,多年打拼,我現在也擔任過主管,我才發現,原來世界的運轉模式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在擔任主管的時候,我在面試新人的心態,完全推翻自己當年所想的,我是一個主管,我要用一個甚麼樣的新鮮人?我會找一個做事有始有終,有心進入狀況,我交待的工作可以按時完成的新鮮人。那...我要用一個國立大學的畢業生,為什麼?因為如果唸書學習是一個學生的工作,而所有學生其實智商相差不大的狀況底下,一個有好好把工作做完的學生的新鮮人,不應該考不上國立學校,所以我會相信,國立大學的畢業生,會有比較好的工作“態度”,而這些新鮮人是拿他們的學歷來證明,他們有良好的工作“態度”,我知道這個邏輯有點偏頗,以偏概全,不能用一紙學歷來評斷一個人,但是,我當主管的時候,對每一個投履歷的新鮮人,我也只能用學歷來評斷他。

        能力重要嗎?能力很重要!可是要證明能力,需要先找到一個舞台,而這個舞台,會先看你有沒有資格可以登台......登上了舞台後,還有能夠繼續留在舞台上,那就要不斷的學習,精進自己,有好的學習力,才能支持你繼續留在舞台,到今時今日,小編還活在這種壓力下。我很希望,聽過我故事的學生,都可以多為自己想想。

 

如果教育的本意是讓學生找到自己的熱情,並具備職場所需要的能力時,我們又應該怎麼準備呢?

如果您同樣對於學習有熱情,為何不為自己爭取最棒的學習環境呢?

如果你對考上好大學有熱忱,歡迎來翔宇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