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宇學習專欄-寶可夢告訴我們的事情!

寶可夢告訴我們的事情

文字記者-清志

國中老師怒:特殊怪都沒抓過 憑什麼批寶可夢無聊

        一名南投縣的謝KK老師,在教育部辦的寶可夢因應對策會議後,在個人部落格寫道:對於pokemon-1575834_1280Pokemon現象,「最可怕的,是一群自以為懂的大人們,用一知半解的認知,去指導孩子們該怎麼做。所以才有代溝的存在,才會常常覺得為什麼會不被孩子們信任。」

        謝KK是一名國中老師,同時身兼寶可夢玩家的身分。他說,自己只是個小咖國中老師,所以在座被找來的10多位代表大多數,他根本不認識。前半個小時他耐著性子聽了幾位包括大學的老師、全教會及全家盟的代表發言,誰知道,越聽我越覺得不對勁、越覺得膽顫心驚,這些大人們,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你們犯了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其實你們只了解到皮毛,卻以為你們已經看透了這個遊戲。

        「我實在快聽不下去,所以逮到機會我就舉手了。」謝KK發言的第一句話是:「聽各位前輩們講完,其實我很想翻白眼…」這句話一講下去,謝KK就知道這次又要得罪人了。

        身為30多年資深電玩玩家及網路鄉民,同時是學校老師,謝KK說,現在大家口中的寶可夢,以前曾經叫口袋怪獸、神奇寶貝,最近才被任天堂官方正式定名。

        「你們知道,以前的孩子們花了多少時間,gameboy一路玩到電視遊樂器,就是為是能擁有心目中嚮往的那些怪獸們,我們練等級、弄進化、研究屬性研究技能」。

        他表示,以前守著電視看小智對抗火箭隊,看小智一步一步成為世界第一的神奇寶貝訓練師,對著卡通劇情感動流淚。「這些怪獸的陣容,我們會把所有圖鑑上的名字、進化結果、屬性相刻全部背下來,背元素周期表都沒這麼厲害。而你們這些大人,聽到我們聊寶可夢,大多數人只叫得出皮卡丘」。

        謝KK說,對於Pokemon GO這個遊戲,大人知道丟球、抓怪,知道有補給點、有道館,知道所謂灑花就是會吸引怪物也同時會吸引玩家。就這樣,沒了。但知道光是可以拿來丟的球就有三個種類嗎?知道根據怪物屬性的不同,在系統中離玩家的距離也不同,必須用不同的丟球力道來因應。使用AR的開關還能拉近怪物距離,這樣比較容丟中。然後丟曲球、丟中圓框框可以得到較多的經驗值。

        謝KK說,「請問你知道開圖鑑嗎?你知道怪獸除了看CP值還有IV值也值得參考,你知道進化以後還要注意技能好不好,你知道還要去計算自己擁有的星塵跟怪獸糖果足不足以培養所有值得養大的怪物嗎?你連一隻特殊怪都沒抓過遇過,沒有去踏過特殊的地形遇見特殊的怪獸,你憑什麼說這個遊戲很無聊。」

        謝KK說,聰明的玩家會選擇好的地點去使用誘補裝置、去聚集同好們才能達成最高的經濟效益。國中小學校的校園內,上學時間沒有人潮同時在玩遊戲,沒有群聚效應,在沒有特殊怪出沒的情況下,「誰那麼無聊非得進你們學校抓寶不可?」

        謝KK強調,各位校長、行政伙伴及老師們,在跟學生聊寶可夢之前,再多花一點時間去了解一下它,能夠在全球引起轟動的遊戲,絕對是有原因在的。請絕對、絕對不要用一知半解的態度,就用自以為是的方法去解構Pokemon現象,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正在等著看老師們又想要說出什麼長篇大論。何不大方的接受它,然後陪著孩子們去探索、接受這個更多元更多變的世界呢,「世界正在劇變,我們到底準備好了沒有?」

我們自以為的了解 讓我們跟孩子的距離變遠了

        看完這篇報導,小編第一個反應真的是汗顏...

        在現在寶可夢正發燒狂熱的階段,我跟報導中的校長老師們的想法其實相去不遠,還沒有瞭解這個遊戲前,就已經拒絕接受這個遊戲了,要說甚麼理由,我不知道,僅僅只是覺得這個遊戲腦殘,現在看看我好像過於武斷。我每天都必須跟多數的高職學生互動、聊天,一直我都希望這些孩子專心致志,也希望跟他們找到共同的語言。但是最近,他們也開始瘋寶可夢了,我卻很像自命清高的不削一顧他們的遊戲沒有樂趣,但是,我卻沒有去了解為什麼孩子們喜歡。我開始覺得...我給自己設定了一到門檻,隔在我跟孩子間。

        到現在,翔宇的每個老師都還不遺餘力的投入學生的教育,有時,我們也該讓孩子教育教育我們了,一個如此成功的遊戲,風靡小孩大人,必定有他的魅力,也許孩子們看得比我們清楚。

        翔宇歡迎,每位孩子來班,翔宇願意傾聽,用心理解每位孩子的聲音